講文明樹新風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 新聞 娛樂

舞劇緣何頻頻破圈成爆款

2021-08-23 09:38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付琳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駐馬店手機報》,每天1毛錢,無GPRS流量費。

摘要:誠如其言,以《唐宮夜宴》《李白》《永不消逝的電波》等為代表的文藝作品的成功並非偶然,它體現的正是深邃的民族文化與中華民族自信心的相遇。

在剛剛過去的中國傳統節日“七夕”,河南衞視的舞蹈節目《龍門金剛》又一次刷爆朋友圈,一如之前的《唐宮夜宴》《洛神水賦》等舞蹈作品一樣,引發追捧熱議。今年以來,在多地巡演的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依然因為搶票熱潮一票難求,自2018年12月開演以來,“電波”已“破圈”,成為舞台藝術領域的“現象級作品”。

7月以來,中國歌劇舞劇院的大型民族舞劇《李白》《孔子》《昭君出塞》首次聯袂演出,用中國民族舞蹈特有的肢體語言去演繹和塑造三大著名歷史人物,引得年輕人競相追捧,實現口碑和市場雙豐收。

與耳熟能詳的中國故事相遇

在上海歌舞團的《永不消逝的電波》之前,舞劇從來沒有出現過諜戰題材。《永不消逝的電波》故事為人熟知,有龐大的觀眾羣體,但其題材本身缺少舞蹈性,而在一般概念裏,舞劇又是“長於抒情、拙於敍事”的,編劇羅懷臻首先對劇情發生的公共空間進行了重新設計改編,增加了電影中沒有的報館、旗袍店和石庫門。後來,旗袍店的羣舞果然成為《永不消逝的電波》中廣為流傳的經典段落。而報館辦公區是擺有一張張桌子的平面大廳,正好適合演員舞蹈。

這樣創作出來的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舞台上常常快節奏地平行並列着多個敍事點,有評論文章認為其在舞劇敍事性上做出了重要突破,拓寬了舞蹈藝術表達的外延。

與話劇相比,舞劇主要依靠音樂和肢體語言進行表達,因此,不少舞劇作品難以展示敍事複雜的故事。但近兩年的爆款舞劇所展示的多是觀眾熟悉的題材,讓觀眾通過新的形式去重新理解他們“已經理解的故事”,對語言的依賴較小。芭蕾史理論家諾維爾説過,舞蹈的敍事能力使之從歌劇插舞、伴舞中獨立出來。舞劇中舞蹈敍事的本質不在於要講怎樣“新”的事,而在於所講之事如何“新”(形式)——舞蹈敍事強調的是“敍”之新而非“事”之新。無疑,爆款舞劇的創作者們,用創新舞蹈表達方式這一新樽,成功展示了中國故事的舊醅醇香。

《李白》《孔子》《唐宮夜宴》等以中國傳統文化與人物故事為內容的舞劇,借鑑了傳統文化的意藴與美感,利用舞台藝術獨有的“沉浸體驗”,將中國歷史故事、古詩詞與纖美飄逸的舞蹈動作結合起來,在有限的舞台空間上將歷史人物的內心世界化為具體可感的藝術形象。

地方歌舞劇團的嘗試也分外亮眼,重慶市歌舞團的舞劇《杜甫》、鄭州歌舞劇院的《水月洛神》均是較有代表性的作品。在舞劇《杜甫》中,觀眾處處可見杜甫的詩,但它們大部分都不是以文字的形式展現的,在膾炙人口的“麗人行”舞段中,舞蹈演員們宛如亭亭玉立的初綻芙蓉,身着薄如蟬翼的紗衣,輕盈曼妙的舞姿盡顯慵懶散淡,再現杜詩中“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之景。創作者還大膽啓用雙胞胎舞蹈演員分別飾演杜甫和其影子,讓兩個杜甫隔空對話,凸顯人物內心的矛盾心情。

與多元舞台技術相遇

在演劇藝術領域,以虛擬現實技術為抓手的“融合傳播”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舞台演出中,由於演員和觀眾同時處於相對封閉的物理空間當中,面對着面,有“類人際傳播”的特性,觀眾更容易沉浸在劇情中,實現與舞台情緒的同頻共振。但隨着VR、AR技術的普及,舞台演出正在漸漸失去“沉浸傳播”的優勢,觀眾在家用VR眼鏡看劇,甚至感到距離演員“更近”了。舞台演出要將觀眾留在劇院中,融多媒體手段於敍事中,塑造多維立體化舞台,是必然趨勢。

舞蹈動作的優勢在於通過形象表達情感,尤其是濃烈的情感,但某些複雜情節的推動需要更多元的形式。舞劇《李白》《杜甫》中,通過多媒體幕布、激光投影等打出當時場景所對應的詩詞,以幫助觀眾理解情節背景和角色情感。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中,舞台設置有大量景片來配合場景投影,同時大量使用舞台切割和蒙太奇手法來進行多線平行敍事,是舞台形式上的創新。

《唐宮夜宴》雖然最初以電視節目的形式播出,但其虛擬現實技術的舞台應用為舞劇的編排提供了成功借鑑。靈動俏皮的舞蹈巧妙融合摳像、三維、AR等虛擬技術,將演員所飾演的“唐人”與VR屏顯中歷史場景進行交互,實現虛擬場景和現實舞台的結合。在充分考慮當下大眾審美習慣的基礎上,講述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傳統時代風貌,讓觀眾在五分鐘時間裏,成功穿越回大唐。

科技賦能讓陳列在博物館展櫃中的文物、記載於古籍中的人物“活”了起來,將鮮活的人物藝術形象帶進觀眾內心,使得節目兼具厚重的國潮歷史感和“高級的”現代科技感。在舞劇中實現了古典文化現代表達,厚重文化輕鬆表達,抽象文化形象表達,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接近和了解民族優秀傳統文化。

與民族復興的時代相遇

有效的舞台傳播,必然是“以觀眾為中心”的傳播。在民族復興的新時代,觀眾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達到了新的高度,形成了對於優秀民族文化作品審美的巨大需求,承載着民族傳統文化,並能傳遞給觀眾強烈民族自豪感的舞劇應時而“火”。

《唐宮夜宴》將唐樂舞俑、唐三彩、《簪花仕女圖》《千里江山圖》、婦好鴞尊、蓮鶴方壺等多種文化符號匯聚,喚醒觀眾的盛唐記憶。這些展示盛世中華的作品引起了觀眾的強烈共鳴,既彰顯了觀眾心中既有的文化自信,又凝結並強化了國家認同。

上海歌舞團團長陳飛華認為《永不消逝的電波》出圈有題材優勢的功勞:“每一箇中國人內心都有紅色基因,在觀看‘電波’這一刻被激活了。”誠如其言,以《唐宮夜宴》《李白》《永不消逝的電波》等為代表的文藝作品的成功並非偶然,它體現的正是深邃的民族文化與中華民族自信心的相遇。

《唐宮夜宴》一鳴驚人後,唐宮夜宴手繪、仿妝、表情包、輸入法動態皮膚……甚至相關麪人、陶俑等傳統技藝的視頻直播都應時成風。傳統文化通過表達形式的鏈條式創新,在民族復興的偉大時代形成了多元立體傳播矩陣。這是舞劇創新在藝術之外的意外貢獻。

中國魅力正傳向世界

今年,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又火熱上演。這部已風靡了幾十年的名作,以芭蕾舞劇這一舶來的藝術形式,得到了西方藝術界的絕對認可。當今,越來越多極具辨識度的舞劇正通過內容與形式的多元創新走向世界,促進中國故事與中國文化的縱深傳播。它們將歷史人物故事與漢唐國韻的曼妙舞姿結合,表達着中國氣度,沉澱為中國和世界的舞台經典。

用多元舞台形式表達中國,是努力達成文化移情,發掘審美共通,進而破除文化圈層壁壘的重要方式。以觀眾需求為中心,在堅持優秀傳統文化內核的前提下引入更有吸引力的敍事策略,利用獨具中國神韻的舞台藝術表達中國文化內核,是彰顯中國文化自信、建設中國國際傳播能力的重要發力點。

(作者:王靖雨,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交通大學語言與傳播學院講師)

責任編輯:付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點贊

  • 高興

  • 羨慕

  • 憤怒

  • 震驚

  • 難過

  • 流淚

  • 無奈

  • 槍稿

  • 標題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註明“來源:駐馬店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駐馬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駐馬店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個人、媒體、網站、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繫,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返回順豐國際集運客服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